林幽网
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探访三岔河古茶园 从枝叶中触摸时光流逝的沧海桑田

日期:2019-09-01 来源: 评论:

[摘要]回首,时光总是流逝得飞快,晃眼我到芒棒工作已两年有余,早就听说三岔河出好茶,一直想去看看,但兜兜转转终究没能去成。四月灿烂的春光里,询问了三岔河的大概位置便和农科站的王叔、周姐一同前往。驱车来到上营,沿着老保腾公路逆行而上一公里左右进入樱花...……

回首,时光总是流逝得飞快,晃眼我到芒棒工作已两年有余,早就听说三岔河出好茶,一直想去看看,但兜兜转转终究没能去成。四月灿烂的春光里,询问了三岔河的大概位置便和农科站的王叔、周姐一同前往。驱车来到上营,沿着老保腾公路逆行而上一公里左右进入樱花谷连接线,一路奔驰,却又不知哪条岔道才是通往三岔河的正确方向,最后在一位热心老哥的指引下我们终于走上了通往三岔河的那条小道。不宽的小道一路蜿蜒,两边除了树还是树,心里便开始打鼓,虽有疑惑但依然硬着头皮往前走,终在一个转角处看到了隐藏在树林里的人家,闻到了茶香。

打开车门,迎接我们的便是长在道路两旁的茶树,这些茶树比起平常所见略大一些,树龄估摸已有100年左右,长在路边的这些茶树,有的树根裸露,有的树干上布满伤痕,虽历尽沧桑却又生机勃勃,满是春的气息。我以为周围定是大片大片的茶园,抬头张望看到的唯有长得正欢的香椿和满树繁花的楸木,于是循着茶香,我们走进了三岔河制茶所,在茶所负责人的带领下开启了古茶园探访之行。

穿过山泉水涧边的大片草果地,一株大茶树兀地闯入我的视野,接着一株又一株,古茶园渐次展露容颜。看惯了台地茶的小家碧玉,一大群古茶树撞击着我们的眼球,或风姿卓越,或桀骜不驯。古茶园犹如世外桃源,与凡尘世界恍若隔离。“采得多少呢?”“还只采得一点呢,茶树高大难采!”耳边响起的对话声把我从思绪中拉回来,原来我近旁的一株大树上还藏着两个采茶大姐。在和大姐的聊天中得知这一片古茶园为她家所有,也不知道究竟是何时所种,在她手上已管理了30年,听老一辈说可能有500年左右了。茶园不大,只有40多株古茶树,但每年能为家庭带来7000元左右的收入。

灰黑色的茶树干上,斜生出许多弯曲的虬枝,向四面伸展。站在茶树下看着青翠欲滴的肥厚茶叶,沉睡的野性被勾起,心里痒痒的,于是拉着树干溜到了茶树上,有模有样地采起了茶,同行的周姐一边递给我采茶的背篓一边说小心点小心点。

茶所负责人告诉我三岔河虽然只有40多户人家,但茶叶有700多亩,像这样的茶园还有几个,除此之外的其他茶园的茶树树龄也在60年到100年左右。于是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又前往树龄偏小的茶园,这里的茶树有别于古茶园的千秋各异,有别于台地茶的挨挨挤挤,它们的大小、形状相仿,排列整齐。站在高处看,仿佛是一个准备做广播体操的学生方队。近看,茶叶分为三种颜色:老叶呈墨绿色;长大了的嫩叶是浅绿色的;而刚抽出来的芽尖儿则是最漂亮的嫩绿。一阵微风吹来,茶树随风起舞,绿色的海面上顿时泛起了阵阵涟漪。茶叶在阳光照射下,宛如一个个绿色的小精灵,闪烁着迷离的光点,散发着沁人的清香,使人心旷神怡,陶醉其间。茶园的尽头是一片树林,我以为我们要打道回府了,不想茶所负责人带领我们继续前行,约莫八九米的光景,又一片茶园呈现在眼前,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感慨茶园的漂亮。采茶的阿妈却说:“小姑娘,你来迟了,这两天茶叶有些老了,前几天更是漂亮呢!”

三岔河的茶园隐藏在一座座山头,一片片林子里,前些年由于茶价不好,茶叶全钻进了树林,这几年随着芒棒茶的名声大振,茶农又砍了树,一片片茶树才得以重见天日。在制茶所我们参观了手工茶的制作过程,走进茶叶晾晒区时一股浓郁的茶香扑鼻而来,我大口大口的吮吸着茶香,久久不舍离去。同行的王叔冲我喊道:“小马,快来喝喝今年的新茶!”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晾晒区。呷茶入口,茶汤在口中回旋,顿觉口鼻生香,一杯又一杯品茗茶香,满口回甘。

一路闻香探寻古茶园,从枝叶中触摸时光流逝的沧海桑田,从茶甘中回味历史变迁的厚重底蕴。隐于大山深处的三岔河古茶园,以其特有的生态清香吸引着八方来客,倚茶而生的山中人亦用灵巧的双手创造着属于他们的幸福。

文图:马学语

来源:腾冲新闻网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lyqzlaw.com 林幽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