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幽网

北京冬奥纪实频道 北京冬奥纪实频道总监焦少波

日期:2019-08-25 来源:北京冬奥纪实频道 评论:

[摘要]今年5月,北京广电的频道整合拉开大幕,地面的体育频道与上星的纪录片频道启动了合并,形成北京冬奥纪实频道。5月10日,北京冬奥纪实频道开播,地面体育频道关闭,但是原来两个频道的人员还没有彻底合并,仍然是两队人合力运营一个新的频道。直到最近,频...……

今年5月,北京广电的频道整合拉开大幕,地面的体育频道与上星的纪录片频道启动了合并,形成北京冬奥纪实频道。

5月10日,北京冬奥纪实频道开播,地面体育频道关闭,但是原来两个频道的人员还没有彻底合并,仍然是两队人合力运营一个新的频道。直到最近,频道才完成彻底融合,人员纳入统一管理。

当前,北京冬奥纪实频道的定位是北京冬奥组委官方发布平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推动者和记录者,冬奥文化及冰雪产业的传播者和助推者,双奥城市建设的见证者和宣传者,全新体育卫视。

架构进一步清晰:

管理相对扁平

可见,北京冬奥纪实频道的整合经历了一个月的过渡期,作为原体育频道的频道总监,焦少波认为体育内容在新的频道得到了最大的保留。先保证节目正常制作播出,再进行人员整合与架构调整,是北京纪实频道整合过程中一个显著的特点。

北京冬奥纪实频道总监 焦少波

“这个频道本身是纪实频道改制来的,原来是北京纪实高清频道,有纪录片制作模式,现在变成北京冬奥纪实频道,肯定是以冬奥宣传为主,具备很强的体育特点。频道的定位就是冬奥组委的官方发布平台,也是全新的体育卫视,所以保留了很多的体育节目。但是,我们也保留了一部分的纪录片内容,纪实频道的专业人员来到冬奥纪实频道可以帮助我们做强奥运主题。”焦少波告诉记者。

整合后的新频道有204人。架构上,领导班子有四个人,一个主任三个分管副主任;职能部门和项目制作部门平行,职能部门有三个管理组,包括综合管理、技术管理、宣传,也进行项目的统筹管理及人财法相关工作,制作部门有八个节目组。整体来说,架构比较简单和扁平。

内容策划编排:

两档体育新闻+主题节目播出带

北京冬奥纪实频道首先主打体育新闻,晚上19:00播出一档体育资讯类新闻节目《天天体育》,晚间21:25还会播出一档新闻叫《2022》,19:30至21:25之间进行赛事播出。

“把资讯类的新闻放到晚间,主要是考虑到观众的收视习惯,原来体育频道的新闻也是在这个时间段。”焦少波说。

《2022》

每天晚间10:00之后,有一档30分钟的专栏节目,包括《冬奥大家谈》《奥运故事会》《双奥之城》《我与奥运健身圈》,内容与冬奥直接挂钩,内容分成不同的话题版块,形式有访谈类、评论类、讲故事型等。一个主题七个节目,形成一个播出带,从早间贯穿到晚间,晚间首播,白天重播,同时,白天也进行赛事播出。

《奥运故事会》

北京冬奥纪实频道 北京冬奥纪实频道总监焦少波

一个新频道的播出,往往会涉及到许多技术方面的改动。2019年5月10日零点,是冬奥纪实频道的开播时间,这时屏幕上会播出一个三分钟的频道宣传片,而就在距离开播还有五个小时的时候,三分钟的宣传片却无法上传提交,这也就意味着开播前三分钟可能面临“开天窗”。曹晓磊回忆:“到了晚上七点钟还是提交不上去,在最后审计的时候始终找不着我们的片子,我们楼上楼下地跑,把所有可能存在问题的地方都查了个遍,但还是找不着我们的这个片子在哪儿,这时大家已经很着急了。”

经国家广电总局批准,北京广播电视台冬奥纪实频道于2019年5月10日零时起上星播出。作为全新的体育卫视,冬奥纪实频道在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落地,覆盖近3亿电视观众,北京广播电视台原体育频道同步停止播出。播出一个月后,今天是满月,原以为满月会有一些庆祝活动,但是我们在冬奥纪实频道中除了感受到大家对于满月的欣喜,对未来有更多期待外,感受最多的还是忙碌的氛围。频道中各栏目负责人正在开会,只是因为我们的到来,他们把会稍微提前一点结束,因此大家才有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而采访之后,他们又将继续工作。

北京广播电视台冬奥纪实频道的《我与奥运》栏目,是全国首档与北京冬奥组委联合制作的奥运人物高端访谈,提出的口号是“采访有影响力的奥运人,讲述有感染力的奥运故事”。以对话的形式,讲述人物与奥运之间的情缘。用制片人胡宁扬的话讲,就是和有故事的人对话,和奥运之城对话,让有故事的奥运人讲述他们的奥运情结。同时,作为另一档在北京地区同样受到百姓关注的《健身圈》节目的制片人,胡宁扬也表示,节目由关注北京本地的健身活动扩展到全国视野,为全国各地的健身爱好者做出更好的指导和服务。

张鹏回忆说,北京广播电视台筹备冬奥纪实频道进行了挺长一段时间,“我们做了各种策划、各种栏目,包括《2022》,之所以取2022这个名字,是为了给广大受众强调北京冬奥会即将在2022年举办。”张鹏介绍,冬奥纪实频道原本是要在2019年元旦那天开播的,但最后定在了北京冬奥会倒计时1000天这个重要节点。“开播那天我特意选择了一套红色西装,红色代表喜庆,又是我们国旗的颜色。”张鹏坦言,担任BTV冬奥纪实频道的开播主持很难得,也感到责任重大,所以大家对各个细节的准备都特别用心。

冬奥纪实频道满月了,对此,王速说:“满月,对于任何的家庭来说都是个喜事,从频道筹备到新生儿的出生到慢慢地成长,我们作为最核心的制作人员,有累有困难,但更多的是希望。满月之后肯定是有周年,当新生儿长到3周岁的时候,距离冬奥会已经很近了。它每一天的成长对于我们来说既是我们团队的成长,也是与北京冬奥会一起向前迈进的荣幸。”(记者 夏茂平)

白芸说:“过去,我们是地面频道,所关注的都是足篮排以及北京主队的赛事。但是在冰雪项目赛事的采购上,我们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因为有些赛事的版权无法获得。中央电视台拥有大部分体育赛事的版权,而且都是卫视独家的。所以我们就考虑购买一些资料,一方面培养观众对冰雪项目的兴趣,另一方面也培养我们自己的队伍。我们和国家体育总局冬运中心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也希望能够在未来多多转播一些国内的比赛。其实国内的赛事很多,但真正做成电视转播的产品并不多,数量非常有限。因为冰雪项目的转播难度很大,这些比赛都是在天气恶劣的条件下进行的,对转播团队的挑战很大。”

同时记者跑动的范围也在增大,王速说:“记者要跑出去,国内国外都要去。张家口现在已经成为我们记者和转播团队去的次数最多的地方。10月11月之后,我们会大量地往东三省去,报道那里的冰雪运动,加上明年年初在内蒙古举办的第14届全国冬季运动会,对它报道的力度会非常大。”

作为与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联动的节目,《冬奥大家谈》与冬奥组委、市重大项目办、市体育局都有日常的联席会议的沟通机制,节目主创经常要到那边去上班,一起开会一起探讨,“节目的呈现不是我们电视台单方的智慧,而是多方的智慧。”谈起下一步的节目规划,刘祺表示还要在选题方面精耕细作。“夏天谈冬奥怎样才能让观众感兴趣,我们会做一些策划,像室内滑冰场、室内滑雪场,包括滑草、轮滑这种准冰雪项目,都是我们下一步要关注的话题。除了知识点,还要加一些知识线,这样节目才有贴近性,才能构成时效性。我们要把《冬奥大家谈》做成精品,希望2022年冬奥会之前,这档节目能够成为一个热门讨论平台,大家都能参与进来,这就是我们的目标。”(记者 程戈)

很多观众喜欢看体育比赛,除了因为赛事惊险刺激外,他们还能看到高科技的元素。薛涛也意识到了这点,他强调,高科技在体育转播中显现出越来越重要的地位。比如索道摄影机,也就是在体育转播中俗称的“飞猫”就曾经很吸引眼球。“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尝试在转播中运用新兴的5G和4K技术,未来在2022年冬奥会上,肯定高科技技术的含量会增加,也会让转播更加引人入胜。”(记者 刘颖)

第24届沃尔沃中国公开赛将于4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怀柔通盈·雁栖湖高尔夫俱乐部举行,是中国高尔夫球协会、欧洲巡回赛和亚洲巡回赛三方联合认证赛事,从今年开始,赛事将由铭泰集团进行推广和承办,总奖金人民币2000万元,冠军奖金为人民币333万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冬奥大家谈》节目始终本着权威性、专业性、可视性的制作原则,在选题规划、嘉宾设定、片子制作等方面都坚持了较高的标准和要求。

赛事直播对体育频道来说是最重要的内容资源。焦少波表示,“我们一直在争取更多的赛事版权,近期拿到了国际壶联的‘冰壶世界杯总决赛’版权,播出了五六场比赛,也播出了在北京举行的世界滑雪比赛。虽然,冬奥纪实频道主打冬奥,但其实我们是大体育的内容,足球、篮球等赛事我们也会进行直播或转播。目前,冰上运动内容比较丰富,但是夏季成熟的职业体育赛事相对缺乏。这主要涉及到卫视版权和地面版权的问题。卫视版权央视拿的比较多,我们一般跟央视谈转播。”

经营探索:积极推介与合作,

与央视体育错位发展

电视台广告下滑是不争的事实,很多卫视生存举步维艰,对于全新的体育卫视,仅靠政府支持就能持久生存是很难实现的。对于频道自主经营,焦少波强调了两个方面:

第一,我们要用三年宣传冬奥的时机,做好一个上星体育频道的基础和实力。赛事是体育频道的核心,看赛事就是看直播,看直播肯定是看好的比赛。我们需要通过冬奥主题热度建立市场对这个频道的认知,让大家认可这样一个体育平台。

第二,探索各类合作方法,积极沟通协调推介,与各种赛事IP方打交道,同时还要与中央台体育频道错位发展。我们现在考虑的就是做活动来搞经营。在冬奥组委的支持下,作为活动的策划组织方,寻求官方赞助商等协调,一些活动,一些体育品牌广告也会进来。

采访实录摘选

传媒内参:北京冬奥纪实频道开播时间不长,目前覆盖率和收视状况怎么样?

焦少波:5月10日上星的时候,我们覆盖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大概2亿7千万人口。一个月以来,南宁和昆明都新增了落地,现在覆盖人口将近3亿。在冬奥开始前还有一段时间,我想这个频道会越来越成熟,关注度也会越来越大。

从5月10日到6月18日(采访当日),北京地区收视增长了很多,大概增长了1000%,市场份额增长了700%, 外地增长约一倍。作为唯一一个冬奥主题的频道,它的特殊性,随着宣传的增加,会有更多人关注。目前,我们也在加大落地,全国的省网基本覆盖,现在主要是市网拓展。

传媒内参:北京卫视此前做过冬奥、冰雪相关的综艺节目,冬奥纪实频道除了新闻和赛事,会不会做这类节目?

焦少波:北京卫视这两年冰雪主题的晚会、综艺节目比较丰富,这种跨界文艺类的体育综艺节目,我们积极与卫视沟通,进行了一些转播。同时,我们也正在策划一些新节目,比如选拔冬奥服务人员的节目。此外,纪录片类的与频道主题相关的内容我们也会做。

传媒内参:频道整合后,我们对整个人员提出了哪些要求?

焦少波:我们肯定缺人,首先一些对冬奥有认识有理解的人。不过好在我们的很多节目都有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一起联合策划。这个宣传部从社会上招聘了很多高精尖人员,对冬奥非常专业的人,在播的几乎每一个节目都有冬奥组委的对接人,从节目的策划、拍摄、编辑到最后播出,都有他们的专业支持。这也是我们定位成冬奥官方平台的一个体现。第二种缺乏的人才是有市场推荐能力、经营思维的人。

传媒内参:冬奥能帮助这个频道做出影响力,那么3年以后冬奥会结束了,我们考虑怎么发展?

焦少波:我们的重点是冬奥,开发各类体育内容是我们长期努力的一个方向。从地面频道扩展到上星的冬奥纪实频道,对我们做内容和做经营的视野都会打开,对项目的合作也会打开。冬奥是一个很好的发展起点,这三年将对我们未来经营发展奠定坚实的合作基础。三年后,我们还会是一个多元化的体育卫视。但是,现阶段对我们来说,冬奥第一,体育第二。

个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北京冬奥纪实频道 做强一个上星体育频道

《冰雪微课堂》是一档为推广和普及冬季运动项目、普及冬奥知识,提升观众对冬季项目的兴趣和热情,让更多的人了解并学习冬季运动而设立的科普性栏目。节目时长三分钟,在频道每天循环滚动播出。

除了精彩歌曲表演之外,此次音乐会上还设置了一个极具意义的“重逢”时刻——何洁、黄雅莉、纪敏佳三位05届“超级女声”选手的重聚。时间转回2005年11月11日,“2008年北京奥运会倒计时1000天活动”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办,何洁、黄雅莉、纪敏佳用歌声和舞蹈带动全场观众的热情。

谈到《2022》以后的发展思路,王速说:“目前我们正在探索融媒体的思路,已经和腾讯体育进行了多次交流,并已经上升到节目的共同制作的层面上,和网络平台的深度合作是我们这个科组迈出的第一步。最终和腾讯体育有一个联合的制作平台,联合的logo,联合的制作节目,这是我们正在逐步实施的方向。”

谈到节目的立足点,林檬表示:“第一,要有故事性趣味性,我们希望讲出独一无二的故事,讲出大家不知道的背后故事;其次,要有人文内涵,我们希望更多地去挖掘运动员教练员他们内心深处的东西,他们经历的奥运会在他们身上留下的印记。比如奥运会历史上曾经发生的一些焦点热点的事件,我们请当事人用他们的亲身经历来进行场景重现,告诉大家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面有很多温暖和激动人心的故事。《奥运故事会》是一档体育文化节目,体育不仅有竞技层面的内容,它也能鼓舞人、激励人,能带给人力量,我们希望我们的节目能够呈现体育的这些内涵。”

但是,一提到冰雪项目,有一个问题是不能回避的,就是“恶劣的气候条件”。因为冰雪项目多半都是在极低温环境下进行的,这就对转播团队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薛涛举例说,如果要转播高山滑雪比赛,最高点的机位要在3000米,最低点在山下,中间还要布置很多机位。如果参赛选手有50位的话,那么至少要3个小时才能结束比赛。“首先对于设备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因为现在很多电池、摄像机在极低温状态下都不能工作;其次对于人员要求也很高。摄像从埋线到最后收工,至少要连续工作七八个小时,而且3000米的高处根本是没有路的,这些都是需要我们提前准备的。”

近日,北京市副市长、北京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张建东介绍了筹备进展情况以及下一步的重点工作。据介绍,目前,三大赛区的场馆和基础设施规划建设已全面启动。新建场馆方面,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将于2019年9月达到测试赛要求;国家速滑馆、首钢滑雪大跳台中心、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将于2020年陆续达到测试赛要求;北京冬奥村、延庆冬奥村将于2021年8月达到赛事要求。

“燃烧的雪”主题音乐会选址于北京音乐园,这是一个以音乐为主题,立足于音乐创作、音乐演艺等功能定位,致力于打造音乐产业全链条的文化产业园。该园区位于朝阳区黑庄户乡,其背后凝聚着黑户庄乡对园区改造所付出的勤恳努力。北京音乐园前身为乡镇企业老旧厂区,自2018年起,黑庄户乡积极贯彻落实市、区疏解整治促提升工作要求部署,坚持高起点、产业化、能聚合、可持续的原则,腾笼换鸟,对老旧厂房进行提升改造,把北京音乐园建设成为朝阳区以音乐为主题的高品质特色文化产业园区。该园区以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为宗旨,将全力打造集音乐创作、演艺、发行及培训于一体的全产业链音乐产业基地。

伴着绚丽的电音灯光秀,“燃烧的雪”主题音乐会拉开序幕。此次音乐会由央视主持人孟盛楠、国家冰雪运动推广大使、中国男演员、歌手许魏洲担任主持,在结构上分为“这一刻北京”、“这一刻难忘”、“这一刻世界”三个篇章。

一档节目是高端人物访谈,另一档节目又要与百姓健身密切联系,不同的节目形式,对于胡宁扬及其团队来说,如何分析应对呢?胡宁扬告诉记者:“接到任务,立刻分拨儿!一拨‘磨咖啡’,一拨儿‘做豆汁儿’——其实这是玩笑话。每一个栏目都是冬奥纪实频道需要的样态。现今的传播环境下,严肃内容是不讨好的,尤其我们聚焦的又是和冬奥有关,不被大众熟知的人物。但在对话交锋缝隙里,能生发一些思考,扩展我们自己和观众的认知范围。总会有一批观众,对深度内容有心理需求,这是《我与奥运》创办的意义。”

直播前,其中一位受访嘉宾临时有变化,经验丰富的张鹏随机应变,马上调整采访思路,最终完美地完成了任务。11点直播一结束,张鹏换了身衣服,就马不停蹄直奔东六环外的常营参加另一场活动。“快闪活动12点半准时开始,我怕路上堵,都没敢开车,就顶着大浓妆、手里拎着大包小包坐地铁去的。”赶到现场,张鹏又精神饱满地参加了快闪活动。当所有活动结束,回到家的张鹏累得感觉人都塌了。“开播前后那几天节目特别多,每天都是超级紧张,除了直播,还有配音等工作。”张鹏说,因为工作繁忙劳累、精神高度紧张,以至于她的生理周期都延迟了。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lyqzlaw.com 林幽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