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幽网

文明时代世界版 非洲与文明时代

日期:2019-09-03 来源:文明时代世界版 评论:

[摘要]人类起源于非洲,最早期的人类从中新世就开始出现,到上新世有了世界知名的“南方古猿”。现有证据表明,人类的演化过程并非某些人为博眼球而持续宣传的“我们都来自于非洲”,同时也并非各地区基本独立演化;我们有显著的非洲血统,但也混杂了显著的其他人群...……

人类起源于非洲,最早期的人类从中新世就开始出现,到上新世有了世界知名的“南方古猿”。

现有证据表明,人类的演化过程并非某些人为博眼球而持续宣传的“我们都来自于非洲”,同时也并非各地区基本独立演化;我们有显著的非洲血统,但也混杂了显著的其他人群血脉。

无论如何,非洲大陆在这个星球上都十分耀眼。

这句话之后通常会跟着“可惜后来”。“可惜后来,没跟上世界发展的潮流,被时代所抛弃,进而成为‘落后就要挨打’的典型案例。”

不过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是带着优越感的欧洲中心观点。非洲文明是另一种文明形式,它不同于石器-青铜-铁器发展序列,同样值得尊敬和学习。

那么就需要重新解读“文明”这一概念,不能再以之前欧亚大陆的“出现统治阶层”、“出现城市”等等作为标准,而需要找到一个将非洲包含在内的文明尺度。

非洲孤独吗?

当然不。

距今3000年前,中国西周刚刚建立,原产非洲东北部和也门的香料就已经传到了埃及和两河流域,传播直线距离达到约2200公里,相当于从北京到吐鲁番,或者北京到湛江甚至海口的直线距离。

前3000年的香料传播

距今约3200年前,离中国商朝灭亡还有200年,拉美西斯二世去世了。处理他的尸体所用的香料,原产自印度西南海岸,距埃及直线5000公里,相当于从北京到伊朗的直线距离。

非洲得到了什么?

在2500年前,非洲同欧亚大陆的其他地区,比如印度板块、东南亚地区,有着颇多的交流和互通有无。在如此的交往之中,他们互相间得到的不只是吃吃喝喝,也不只是手工技术,更重要的,他们的信仰产生了来往。

“活下去”是优先而唯一的重点,当身体产生变化、出现奇怪症状的时候,一定是有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作用于身体;为了将它们这些不知名物赶走,选用一个和它们一样来自未知世界的物品,自然是上上之举。

那些来自远方的,带有神奇力量的神秘之物,请发挥你的强大,帮帮我们。

而同样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这些食物,说不定可以助我们祛病消灾;意外地,它们尝起来也不错。

新石器时代区域之间的交流,传播的是携带着宗教信息的“文化包裹”,单独的文化特征是不容易在广阔的世界里留存下来的。

文明从哪里开始?

新石器时代,人们忙着同天地万物进行沟通以求生存,进而形成了繁杂却未必成体系的诸多仪式、神话、信仰,形成了具有地域特色的宇宙观。

然后在一些特定的时空位置,譬如埃及,出现了统治者。他们利用现有的宇宙观制定等级制度,将新石器时期那些纷繁复杂的信仰同献祭联系在一起,将那些来自异域的观念定义成国王家族的独一无二;确定了信仰边界、有了信仰对象的王国就这样形成了。

掌握了信仰与仪式的精英群体控制着社会的再生产,被排除在外的大众只能服务于此种信仰,然后被这种信仰实施暴力管理。

于是,青铜时代的城市与国家开始出现。

这些国家的统治者刚柔并济:利用暴力获得更多的域外之物,进一步把持与神鬼沟通的权力,愈加证明统治的合理性;利用文字与书写将知识神秘化,加强对非己族群的统治。

这些国家是新石器文明在某种条件下的特殊表达。

文明属于非洲

不同于过去对“文明”的定义,城邦、国家、文字等等并非文明的必需品。

文明来自于新石器时代,没有森严的等级制度,许多文明中心使用相似的仪式、相似的物品维护自己的文明边界,但来自边界以外的神秘物将被视为力量的象征。

文章观点来源:

《新石器化:从非洲到欧亚以及更远之处》

作者:Michael Rowlands

出处:《历史、物质性与遗产》

版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6年11月第一版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lyqzlaw.com 林幽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