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幽网
当前位置:首页»汽车

不该遗忘的土客大械斗:伤亡数百万,导致客家人远走他乡

日期:2019-10-04 来源: 评论:

[摘要]咸丰同治年间1854-1867广东土客(广府人与客家人)大械斗是一件被人们遗忘或曰忽略的重大历史事件。这场械斗起于粤中西部之鹤山,波及开平、恩平、高明、新兴、新宁、阳春等几十个县,历经十多年,双方总共损失人口达几百万。其规模之大、死伤之众、...……

咸丰同治年间1854-1867广东土客(广府人与客家人)大械斗是一件被人们遗忘或曰忽略的重大历史事件。这场械斗起于粤中西部之鹤山,波及开平、恩平、高明、新兴、新宁、阳春等几十个县,历经十多年,双方总共损失人口达几百万。

其规模之大、死伤之众、影响之深远,在中国历史上是少见的。因当时的政府及后来的学者视为“民间私斗”而不予重视,在当时有太平军、洪兵、第二次鸦片战争等一浪接一浪的历史波澜中,在中国近现代这个特殊时期里,这场械斗成了人们记忆中的死角。

原来广东的土人和客家人都由中原迁来,只因迁来的时间有先有后,先入为主,后至为客,故有土客之分。自雍正年间,惠州、潮州客家人迁到新宁、开平垦殖以后,土人与客家人和平相处,达百余年之久。咸丰四年,广东洪兵起义时,鹤山县许多农民参加红巾军,无分土客,同心戮力打击阶级敌人。他们很快就攻下鹤山城。

当时,客家地主高三的幼子被杀,他不惜倾家泄愤,与客籍秀才张宝铭推出武举马从龙为领袖,募集客家壮丁与红巾军为敌。这支地主武装,后来协助清兵收复了县城,并在江门、长沙等战斗中得胜,擒杀了鹤山洪兵领袖大鲤鱼、何困仔等。于是省清政府嘉奖客勇勇敢,并令鹤山知县统率客勇清除红巾军余党。

当时,清兵和客勇进入各村搜捕红巾军,乘机洗劫财物,伤害及土人中的地主阶级的利益。因此,鹤山土人中的地主阶级扬言“客民挟官铲土”,发动土人起来报复。械斗于是开始。同时(咸丰四年十月),恩平客勇也因协助官军平定红巾军而掌握了部分地方实权,使聚居鸡啼营、尖石、夹水等地的客家人,凡佃耕土人的田,都抗拒不交田租。这一来,直接影响了土人中的地主阶级的利益。

土方地主为了维护自己利益,并进一步霸占客家人的村居和田产,就煽动土人“逐客”。因此,在咸丰五年,土客械斗迅速发展到开平、恩平、高明;六年,又波及新宁。械斗中,土客双方人民都蒙祸,唯有官僚地主坐收渔人之利。寨门地区的械斗结果就是这样:土客械斗最初的几年,寨门地区客家人势大,绝大部份土人逃亡阳江。

八年十二月,土人绅士容休光等,在阳江与阳江局(土人械斗机构)联系起来,招募阳江壮丁万人打回寨门。到九年二月,把客家人全部赶到那扶、赤水等地去了。按新宁与阳江土人绅士的预约,应把全部客家人田地交给阳江局作酬劳(新宁知县批准)。可是,广东省清政府这时又下令将客家人田产充公,迫使寨门土人出钱六千贯和交出田地四百六十六亩给阳江局。清政府官吏把一纸命令得来的大量客田投充了,就捞了一大笔钱。

在新宁东南部,同治四年三月及五年二月发生了两次械斗,一次在坦塘,一次在丰江,每次土人死者都在千人以上。至同治五年九月,浮石土人绅士赵树藩等,以赤溪客家人多系红巾军余党为词,请求广东清政府派兵镇压。

当年冬天,省清政府派遣湘军数万进攻赤溪。客家人顽强阻击,十一月二十五日于磅礴斩了湘军副将翁桂秋,第二年正月二十二日又杀死湘军付将王东林、贺国辉。六年二月,广东巡抚蒋益澧亲自带兵来增援;四月,布政使郭祥瑞又到浮石军营与蒋会商。他们了解到客家人武装并非红巾军之后,才决定采取调解的办法,于二十日召集土客双方绅士议和。

议决双方以产换产,凡赤溪、曹冲、田头、磅礴、铜鼓五堡以内田庐,均割归客民耕管,客民旧有之冲蒌、四九、五十、那扶、深井、大门、三合、大隆洞等处田庐,亦悉归土民耕管;另在赤溪设官分治。这场悲惨的械斗,于是才结束了。在新宁东南部,同治四年三月及五年二月发生了两次械斗,一次在坦塘,一次在丰江,每次土人死者都在千人以上。

至同治五年九月,浮石土人绅士赵树藩等陷害客家人,以赤溪客家人多系红巾军余党为词,请求广东清政府派兵镇压。当年冬天,省清政府派遣湘军数万进攻赤溪。客家人顽强阻击,十一月二十五日于磅礴斩了湘军副将翁桂秋,第二年正月二十二日又杀死湘军付将王东林、贺国辉。

六年二月,广东巡抚蒋益澧亲自带兵来增援;四月,布政使郭祥瑞又到浮石军营与蒋会商。他们了解到客家人武装并非红巾军之后,才决定采取调解的办法,于二十日召集土客双方绅士议和。议决双方以产换产,凡赤溪、曹冲、田头、磅礴、铜鼓五堡以内田庐,均割归客民耕管,客民旧有之冲蒌、四九、五十、那扶、深井、大门、三合、大隆洞等处田庐,亦悉归土民耕管;另在赤溪设官分治。这场悲惨的械斗,于是才结束了。

这场惨烈的大规模冲突导致五邑(新会、新宁、开平、恩平、鹤山)等地的广府人与客家人向海外大规模移民。面对人口的大量死亡、经济一蹶不振的情形,成千上万的广府人与客家人开始踏上前往东南亚、夏威夷、旧金山的路途。在今天的北美西部各州、东南亚各地华人随处可见,追源溯流,在很大成程度上是这场可怕的大械斗促使当地的农民冒险走上“猪仔”之旅。

长期的大规模械斗对客家人的损伤远远超过广府人。虽然客勇善战,但是珠江三角洲毕竟是广府的大本营,广府人在械斗失败逃亡的情况下一般多少都有些亲朋好友可以投靠。相较而言,客家人要是被迫离开家园,往往就无处可去,沦为盗匪,变成了清军清剿的对象。

最终清廷为了解决土客械斗问题,将珠江三角洲的部分客家人遣散回客家原乡或安插到人迹较稀地方乃至外省,今天赣南地区的客家人不少祖先就是土客械斗以后从广东迁入江西的。这一迁变也被一些学者看作是客家人的第五次迁徙。

这一系列变故导致珠江三角洲地区客家人口锐减,如四邑土客械斗前客家人可占当地总人口约五分之一,而械斗尘埃落定后只为百分之三。客家在珠江三角洲的势力大大缩减,客家话因此也失去了在珠江三角洲进一步扩张的可能。

自从土客械斗尘埃落定后,珠江三角洲的粤语在和客家话的竞争中取得了决定性的优势,散居的客家人逐渐被粤语同化、土客之间也互相通婚。根据近年的研究,在粤客杂居的村落中,只要说粤语的人数比重达到百分之十以上,则整村都会渐渐选择以粤语为交际语言,客家话反倒被粤语“强而同之”了。但在客家大本营梅州、惠阳等地,客家话的地位仍然牢不可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lyqzlaw.com 林幽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