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幽网

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国内四大体育用品过得如何

日期:2019-10-04 来源: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评论:

[摘要]作者: 格隆汇 鹿米舛儿来源:官方商城昨日午间,体育用品集团安踏体育(02020.HK)在港交所发布了2018年全年业绩。报告显示,2018年安踏集团营收241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44.4%;毛利126.87亿元,同比增长...……

作者: 格隆汇 鹿米舛儿

来源:官方商城

昨日午间,体育用品集团安踏体育(02020.HK)在港交所发布了2018年全年业绩。报告显示,2018年安踏集团营收241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44.4%;毛利126.87亿元,同比增长53%,毛利率52.6%,同比增长3.2%;净利润41亿元,同比增加32.9%。

该数据在高于市场预期的同时,创造了安踏集团有史以来的最佳业绩,站稳国内四大体育用品集团第一的位置。今日,安踏体育震荡上行,微幅上涨,截至发稿报44.95港币,成交额5.45亿港币,目前最新总市值为1206.86亿港币。

安踏频繁收购

资料显示,安踏成立于1991年,自2009年起开始实践多品牌运营战略,2016年又提出“单聚焦、多品牌、全渠道”的10年战略。除了自有品牌安踏、儿童运动服饰品牌安踏儿童外,安踏先后将意大利高级运动休闲品牌FILA、英国老牌城市健步鞋品牌Sprandi、日本功能服装品牌Descente、韩国户外品牌Kolon Sport等收入囊中。

2018年12月,安踏宣布计划收购高端户外品牌始祖鸟的母公司Amer Sports 以押注专业运动设备领域,根据安踏日前发布的公告显示,对Amer Sports的收购要约已经获得墨西哥联邦经济竞争委员会的批准。一切顺利的话3月底就可做完股东交割。

安踏此次业绩增长的“功臣”是中高端线产品品牌FILA。

“FILA保持强劲,销售增速超过80%,全年流水超过100亿元,是增速贡献最大的品牌。”

国内四大体育用品过得如何

自2008年北京奥运举办以来,国内体育品牌企业迎来了一轮上市潮,行业也加速扩张。除安踏外,国内四大体育用品品牌还有李宁(02331.HK)、361度(01361.HK)、特步(01368.HK)。

其中,比安踏早4年诞生的李宁体育,近段时间亦是成为了港股体育用品板块的明星股。据2018年半年报,李宁实现营收47.13亿元,同比增长17.9%;净利润2.69亿元,同比增长42%;毛利率为48.7%;截至2月26日收盘时,股价报10.6港币,自2018年10月的低点涨幅已经超过50%,创下近八年来的新高,被誉为自安踏后的又一匹黑马。

与安踏频繁收购走品牌战术不同的是,李宁体育早前定位不是特别明确,近些年是靠几次时装周进入大众视野的。去年纽约时装周上李宁“悟道系列”将中国古老的工艺与现代时尚风结合至今仍让人印象深刻。2018年6月李宁亮相巴黎时装周再一次引发时尚行业的关注。

2019年2月12日,李宁携本季新品再次登上了纽约时装周舞台,获得全球市场关注的同时也俘获了不少年轻人的心。值得注意的是,李宁虽开始走上国际舞台,但其海外市场表现却不尽如人意。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其国际市场收入约为7364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9.5%。

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国内四大体育用品过得如何

GMT在其官网上发布的《CHINESE SPORTSWEAR Fake or fabulous》报告称,9家中国运动品牌为骗子公司,在财务方面存在造假,理由是比全球行业龙头性企业耐克等公司利润还丰厚。这9家公司包括鸿星体育(新加坡上市)、中国体育(China Sports,新加坡上市)、鳄莱特(新加坡上市)、飞克国际(香港上市)、富贵鸟(香港上市)、诺奇(香港上市)、金鸡服饰(德国上市)、名乐体育(德国上市)、奈步(英国上市)。

受此报告影响,包括安踏在内的多家体育用品品牌股价下跌。截至发稿前,安踏跌逾4.76%,市值1154亿港元。

部分业内人士表示,安踏利润率高的主要原因是有自己的产品线,而耐克及阿迪达斯是代工厂加工模式,再加上安踏在营销方面的费用远低于上述两家国际品牌。可以佐证的是品牌代言人方面,安踏邀请球星Klay Thomson的合约是10年8000万美金。而阿迪达斯和休斯顿火箭队球星James Harden仅一人的合约是13年2亿美金,还不算其他NBA球星。

而造假手法则是用大量非生产性资产(主要是现金)、过剩资本、小额存货和大额预付款来做手脚。这些细项出现在财务类中的可能性非常小,会使用这些的上市企业占所有上市公司的比率不到1%。GMT认为361度和特步也采用了几乎相同的造假手法。

对此,安踏在14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强烈否认报告中的有关猜测,认为有关猜测并不准确,极具误导性。

得益于2008年奥运会后产业爆发,安踏曾迎来爆发式营业增长。相比之下,同为晋江系的诸多同行却相对零落:红极一时的喜得龙在2016年宣布破产;去年年底,《福建日报》一纸公告宣布德尔惠落幕;2018年年初,一则关于“穿特步鞋相亲被拒”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疯传,特步运营的尴尬处境凸显……

再加上国际品牌耐克、阿迪达斯在国内拥有巨大市场和忠实消费人群,国内其他同行品牌则穷追不舍。安踏可谓“腹背受敌”。因此,GMT还认为安踏的财报中盈利水平超常,这里面明显有“雷”,但这些公司会用半真半假的手法将这些遮掩过去。

奇怪的是,近日多家中国企业遭做空。比如,新秀丽、好未来等企业遭到“浑水”等金融机构的做空,且大多数指向财务造假。

同时,也有部分业内人士对时间财经表示,今年以来运动消费和教育这两个板块充分受到了投资者的青睐,涨幅颇大,估值也都处于高位,就算沽空不成,只要让部分获利盘恐慌出逃,高位下跌也有着不小的做空利润空间。这或许就是让沽空者们愿意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还要铤而走险的最大原因。

GMT还质疑安踏存货周转周期过低。安踏2015年-2017年年报显示,其营业收入联系三年超100亿元,存货流动资本及预付账款一直维持稳定增长。从公司资产结构看,2017年末安踏体育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达70亿元,占资产比重达36%。除此之外,公司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占资产19%,存货周转天数较上年同期上升14天至75天。

王丽颖东方证券首席财富顾问认为,GMT选择此时沽空运动品牌理由可能是为了赚钱或者打击产业链,这在国外不足为奇。浑水相对证据充足,但GMT明显证据不足。

只要让部分获利盘恐慌出逃,高位下跌也有着不小的做空利润空间。

而作为国产运动品牌,在传统体育行业中,从2003年成立到2009年上市仅仅用了六年时间的361度,实属行业中大步前行者。在2014年里约奥运会中,361度是运动装备类别的赞助商,也是官方赞助商中首个中国体育品牌。

2018年上半年,361度营收30.16亿,同比增长7.8%;净利润3.35亿,同比增长5.3%;毛利率为41.6%。然而虽然在半年报中业绩表现不错,但361度最近却有点落寞。2月14日,公司发布盈利预警公告称,截至2018年底的财年,对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以及现时所得资料所作出的初步评估,期内集团的税后纯利与2017年底相比将有大幅下降。

“2018年人民币兑美元持续贬值,导致本公司产生汇兑亏损。”

近年来361度与李宁有所相似,都将品牌策略放在了“国际化”上,然而在2018年中期财报数据显示,361度国际业务贡献仅占集团收益的1.5%,当中所产生的汇兑亏损在2018年度全年所有亏损中所占比例是多少,目前还不得而知。

此外,从2017年9月开始,361度股价表现不堪入目,从4港元上方一直下跌,截至目前报1.54港币,跌幅超60%,最新总市值为31.841亿港币。

而另一边,一直与361度竞争国内体育用品第三名的特步则有了相反的行情。1月22日,特步发布了近五年来特步国际唯一发布的年度盈利预喜公告称,普通股股权持有人应占综合净溢利和2017年度相比将大幅增长50%–60%,主要是由于预计2018财年公司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增幅约25%所致。

资料显示,特步于2002年推出,2008年上市。在经历了“高库存”带来的灾难之后,公司痛定思痛对销售模式进行优化,重新整合分销渠道。截至2017年末,公司独家总代理商的直营店占门店总数的比重已增至50%以上,公司得以对各零售店的存货水平进行掌握。

结语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9年最新发布的结果,我国体育产业总规模在2017年已突破2.2万亿元人民币,占当年GDP的比重为2.7%。而据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的通知,2025年中国体育产业规模可望达人民币5万亿元,较2016年的人民币1.5万亿元增长逾3倍,中国体育产业将迎来市场化发展的黄金时代。

时间倒退查阅,我国消费者对运动的关注,可以说是从千禧一代开始的。近些年来随着政策背书、国内体育产业近年来的规模化发展以及国内全民健身意识的觉醒,体育运动逐渐上升到全民视野,上至晨起公园里锻炼的大爷、晚饭后广场跳舞的大妈,下至下班后赶夜跑、骑行、周末登山户外健身的白领阶层,运动比例都急剧上升,运动鞋服的销量亦逐年增长,体育用品市场逐渐回暖。

除了上述四大国内体育用品之外,国内还有鸿星尔克、匹克等品牌。在大环境利好的情况下,国内体育用品发展市场空间上升势头尚好,未来或许还会有更多体育用品品牌出现在市场中,分蛋糕的刀叉也将会更多,而就目前情况来看,四大品牌发展分化逐渐扩大,如何在市场的变化中确立好自己下一步的战略定位及方向,努力站稳市场份额,是这些体育用品巨头需要考虑的。

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安踏(02020.HK)去年净赚超40亿

王丽颖表示,如果连续3年或者更长时间的数据都是一贯的,应该是企业自身运营特点。很难有企业连续多年造假。

公开资料显示,安踏于1991年在福建晋江成立,并于2007年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主要从事设计、开发、制造和行销安踏品牌的体育用品,包括运动鞋、服装及配饰。

中国体育运动用品行业正在遭遇一个奇葩的现象:被集体质疑成骗子公司。

6月14日,香港会计研究公司GMT Research Limited(下称GMT)发布做空报告称:自2005年起,上市的16家中国运动服装公司中,有9家被证明是骗子公司,且均来自福建。而在这9家之外的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下称安踏)也被认为有造假嫌疑,GMT甚至称若安踏造假坐实的话,那目标价仅看至10港元/股。

与此同时,特步、361度等公司也发表澄清公告,并表示公司保留权利采取所有适当行动以保障其合法权益。

王丽颖向时间财经介绍,这得益于安踏的加盟商方式,以及服装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成本偏低又没有特许经营权,毛利高很正常。

GMT却表示安踏的产品价格虽然仅是全球行业性巨头的25%,但它们的营业利润率却是巨头的两倍还不止。

GMT重点质疑了安踏,认为其存在利润虚高。根据其2017年年报,安踏全年实现收入166.9亿元,同增25.1%;实现归母净利润30.88亿元,同增29.4%。毛利率再创新高,高达49.4%。从2017财年营业利润率来看,安踏创同行历史记录中第三高。

对于毛利率再创新高问题,安踏在其年报中的解释为以直营模式为主的FILA品牌销售收入快速增长(毛利率70%左右)以及以直营为主的电商(毛利率50%左右)收入占比逐渐提升。

其余7家公司中,如安踏、特步和361度也存在造假嫌疑,且也属福建公司。这7家公司分别为安踏、特步、361度、中国动向、李宁、宝胜国际、裕元集团。

多位证券分析师对时间财经表示,没有具体数据的对比,实属闭门造车。不能简单地认为此前曾坐实福建有骗子公司,就认为其他公司为骗子公司,有失偏颇,因此,对该报告表示质疑。

但多家证券机构的相关人士对时间财经表示,安踏的加盟模式是导致其自有渠道存货较低的主要原因,应该更看好这家企业。证券市场需要做空机构来清洗污垢,但不能为了做空而做空,那就是失去了做空机构存在的真实意义。(北京时间财经  罗小菲)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lyqzlaw.com 林幽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