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幽网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从沈曾植先生的理论看《爨宝子碑》, 我们看到了书法创新的奥秘

日期:2019-10-05 来源: 评论:

[摘要]《爨宝子碑》,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揖》中,推其为“神品第一”、“古今楷法第一”、“隶楷极则”,从他的评价中可以看到,此碑是字体间相融的产物,它是写隶书兼有楷味,因此非常华丽而又有灵性,是单独的隶书和楷书无法比拟的。下面我们看一下《爨宝子碑》的...……

《爨宝子碑》,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揖》中,推其为“神品第一”、“古今楷法第一”、“隶楷极则”,从他的评价中可以看到,此碑是字体间相融的产物,它是写隶书兼有楷味,因此非常华丽而又有灵性,是单独的隶书和楷书无法比拟的。

下面我们看一下《爨宝子碑》的书法特点:下笔刚劲如铁,横画两端上举,如鲲鹏展翅,凌空飞翔,结体方刚严整,雄奇角出。合体字的部分随机组合,疏密虚实,俯仰正侧,聚散展促和参差错落,种种变化耐人寻味,作品风格于雄奇刚健中有丰润含蓄的韵致,于严谨凝重中有灵变散逸的意趣。

云南曲靖《爨宝子碑》

《爨宝子碑》独树一帜的风格特点是如何产生的呢?这就是字体间相融而产生的微妙的“化学变化”。书法史上,有好多作品篆书、分书兼容,或者分书、楷书兼容,甚至还有篆书、分书、楷书兼容的,沈曾植先生对此有过深入研究。《海日楼札丛》卷八《论行楷隶通变》说:“篆参隶势而姿生,隶参楷势而姿生,此通乎今以为变也。篆参籀势而质古,隶参篆势而质古,此通乎古以为变也。故夫物相杂而文生,物相兼而数赜。”他把这种字体间的相融分为两类,一类是“通乎今”的,这类的相融产生的是“姿生”的效果,就是风貌比较华丽;一类是“通乎古”的相融,这类的相融就比较的古朴。我觉得沈曾植先生的这种分析非常准确。

《爨宝子碑》

古代的书论中有“古今杂形,异体同势”的说法,这种说法是很准确的,说的也是字体间的相融。我们在临帖和学习某家书法时需要考虑到这点,因为今天我们看到的经典书法其根本都是“古今杂形,异体同势”的产物。如颜真卿的行书,它是有篆籀之气的,按沈曾植先生的说法它是“行参篆籀势而质古”,所以,如想得颜真卿行书之真谛,我们不妨在临习其行书前先学习一下篆书。

沈曾植书法

总而言之,书法的生命力来自于创新,而书法的创新其实也是“古今杂形,异体同势”的过程。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lyqzlaw.com 林幽网 版权所有